四季好酒,九剑独孤。

是时候了,

年轻人放开嗓子唱!

把我们的痛苦和爱情一齐都泻到纸上!

不要背地里不平,

背地里愤慨,

背地里忧上。

心中的甜、酸、苦、辣都抖出来见一见天光!

让批评和指责急雨般落到头上,

新生的草木从不怕太阳的照耀!

我的诗是一只火炬,

烧毁一切人世的藩篱,

它的光芒无法遮拦,

因为它的火种来自——“五四”。


1957年5月19日 沈泽宜先生书

评论

© 着魔的猎人张引桐 | Powered by LOFTER